首页  »  淫荡人妻  »  放蕩女友

放蕩女友

时间:2020-10-22 发布:日本无码av不卡一区二区三区,日韩人妻无码av中文字幕,日本不卡高清免费中文AV
提醒:图片如果含有其他网址 请勿访问 谨防诈骗

我和我女朋友小晴都是台北某大学的学生,我住宿舍而她在学校附近和两个朋友(小紫和绪)合租了一间公寓。

首先简单的介绍一下小晴吧。身高166,体重50,胸部36E,皮肤很光华,泛着奶油色健康的光泽,是个有点婴儿肥的可爱女孩。她眼睛很大很亮,有着秀长的眉毛,嘴唇很性感,下嘴唇略厚一点,嘟起嘴来或口交时的样子非常的性感。

金牛座的她,对肉体的激情非常的热爱,只要稍微刺激她的敏感带,她马上就会全身瘫软慾火中烧。我很喜欢跟她一起看A片,研究里面的姿势技巧,然后「边看边练」,这样总是能让她兴奋异常。

而故事,是发生在一个星期二的晚上。那天她打电话给我,告诉我她晚上要去家教,所以不会在家。我便盘算着去她房间等她回来,好给她个惊喜。大约六点半,我估计她已经出门,便骑车来到她住的公寓,提了一袋啤酒开门进去。

玄关里摆着她黑色的尖头鞋,一双男性咖啡色DC的闆鞋,还有小紫的球鞋。我微微一愣,难道她身体不舒服没去上家教吗?怎幺鞋子还在呢。至于那双男鞋,我并没有多想,因为我时常看到小紫带她男朋友回公寓过夜,想必这次也不例外。

我走进客厅,只亮着浴室的灯,地闆是湿的,有人刚洗完澡,我嗅着空气里的味道,是小晴的味道,浴室里还挂着她换下来的内衣,紫色前扣式半透明的性感胸罩和一条紫色的丁字裤,有次我和她去宾馆做爱时见她穿过一次。我心中暗想「她今天一整天没课,在家里干麻穿这幺性感呀,说不定是想找我来呢」想到这里,我一边拿起洗衣篮里的内衣嗅着,一边慢慢感觉到我勃起的下体。突然间,我在她内衣底下又看到一件男性黑色的三角内裤,我愣了一下,心里有点不满,觉得它亵渎了我女友的内衣和肉体,我却没想到,这一切都只是开始...

我走出浴室,往她房里走去,经过小绪的房间,是空的,几件内衣零乱的丢在榻榻米上没收好。我放轻脚步往前走,小紫房间是亮着的,门前摆了一双脱鞋。我愣了一下,转头去看位在角落小晴的房间,两双!门前摆了两双脱鞋!我心中一震,有种说不出的难受,一股强烈不安的感觉从我心底涌起,迅速的吞噬我的身体。

我颤抖着,往小晴房门移动,里面传来轻微的喘息和对话声。「好久没有这样抱着你了,我还记得你以前最喜欢我这样摸你...」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传入我耳里。「别这样,我是看你喝醉才让你暂时住一晚的,我现在男朋友了,你不要这样...」是小晴,她的声音微微喘息颤抖着。

「少装了,刚刚我先洗澡,洗完轮你洗时,我躲在门外看,你拿着我的内裤在...」男人冷笑着「你住口,我...我...」晴。「哼,少来了,我什幺都看到了!」男人一边说着,传来了一阵拉扯声。「阿~嗯~不要~不要这样~」晴的声音更微弱了。

我努力移动脚步,从厨房旁的阳台出去,巧巧的来到小晴房间窗口。窗廉没有拉上,房里的景物可以看的一清二楚。小晴穿着粉紫色丝质衬衫(那是她在情趣用品店买的睡衣)被一个高壮的男人搂在怀里,她被靠着男人的胸前,满脸通红无力的挣扎着,男人的手从背后环抱着她,让她坐在他腿上,一只手隔着衣服搓揉着小晴丰满的胸部,一手正往她私处慢慢爬行游走的靠近。

从衬衫外可以清楚的看见小晴突起的乳头,「她没穿内衣」我几乎可以百分之百的确定,但为什幺她...那通电话、男人的内裤、性感内衣、还有眼前的这一切,她若有似无的抵抗,突然间都变成了充满慾望的挑逗。她的双手根本不是在推开那个男人,而是缠绕在他结实的手臂,或是勾他的头和他舌吻着。我的心,默默的,碎了...「阿,没穿胸罩呀,你根本是在色诱我嘛,你很想吧?从你穿刚刚那套我买给你的性感内衣时,我就已经知道你很想要我上你了。」男人笑着,一边熟练的解开她睡衣的扣子。一下子,小晴36E的傲人双乳就这样赤裸裸的袒露在男人邪淫的手里。这男人是她的前前任的男友,叫刘X宇。「阿,你看你下面,全都湿了,床都被你弄髒了,你还说你不想跟我做爱吗?」男人的手摸索到小晴的下体,赫然发现小晴连内裤都没有穿。他用力的扳开她的双腿,左手中指灵巧的在小晴肿胀的阴核上来回搓揉着。小晴闭起了眼睛,发出了一阵淫秽的呻吟,头无力的向后倒在男人发达的胸肌上,嘴巴微微开着,一线口水缓缓的从嘴角流下来。「你那几个男朋友根本不能满足你吧,他们怎幺会知道你是个如此淫蕩的女人。快告诉我,在你交过所有的男朋友里,谁的家伙最大,谁技巧最好?(她交过八个男朋友,这男人是第五个)」男人靠在她耳边轻轻吹气。「阿..嗯...唔..你..是你...阿阿...阿」小晴梦呓似的说着。「我想..阿..求求你..给我..嗯..」

男人冷笑一声,用力把小晴转了过来。「帮我口交,让我舒服,我就满足你」他命令着。小晴的细白的小手轻轻抚上了男人那隆起的裤裆,拉下拉链,一根深色粗大的东西瞬间弹了出来打在小晴的脸上。我的天呀,这样的阳具我只有在A片里看过,起码有20多公分,根本不是亚洲人该有的尺寸,上面布满了突起的静脉,乒乓球大小的龟头亮的发紫。龟头的尖端,分泌物在灯光下亮着淫糜的光茫。

她摸了摸龟头然后说「它好大,而且好黑。」和她白皙的胴体相比,确实如此。小晴更坐近了些,她将头靠近那根肉棒,张开了嘴,含住那根廿五公分的阴茎,然后将头慢慢的上下移动,口水从她的嘴角溢了出来。她仔细的舔着那根阴茎的每一个地方,用舌尖轻轻佻逗着、画弧,她甚至还将肉棒拉起,舔他的睪丸,舌尖从最根部慢慢舔向龟头,再一口将男人的阴茎含进她性感的唇,一口气滑到最深,来回套弄着。

男人戏弄小晴似的把阳具由小晴的口中突然抽了出来,小晴想将那只阴茎再含回口中,但是男人却挥着他的肉棒不断的拍着小晴的脸颊,分泌物溅在小晴光滑的脸上。接着男人又蹲了下来,用肉棒顶着小晴的乳晕,小晴的乳晕很大很黑,一看就知道被许多贪婪的男人给吸吮过。小晴张开她的腿,伸到那男人的面前,我知道小晴已经準备好了。小晴发出抽噎的声音「…拜…拜託…你」男人装模做样的问「拜託什幺?贱人?」小晴用那澄澈的眼睛看着他嘟着嘴「拜託你放进来。」男人又问:「放进哪里?」小晴满脸通红的张开双腿,用中指和食指轻轻拨开她丰厚的阴唇。

男人跪在她前面,一边舔嗜着她的乳头,右手刺激着她的阴核,左手颳着她的皮肤弹着她的乳头,再慢慢开始搓揉捏弄她硕大的乳房,男人的舌尖缓缓往上爬行,猛然伸入了小晴的耳朵里开始旋转吸舔,而右手则在同时用两根手指用力插入了小晴的阴道里快速抽插着。

「阿阿阿阿...不要...嗯嗯..阿..阿..」小晴发出一连串的呻吟和喘息,银亮的汁液随着男人手指飞快的抽动溅出并沿着大腿内侧流下。她全身一阵抽动,樱唇无力的张开,眼神迷濛,双手指甲深深从男人强壮的背脊抓过一道道痕迹。

她高潮了,她的敏感带:耳朵、乳晕、阴道前段。同时猛烈的刺激,她几乎是一瞬间就喷出淫水达到高潮了。

男人露出得意的微笑,我却心痛的几乎站不住脚。

小晴还正在喘息着,男人已握着他粗大的阳具,对準小晴长满浓密阴毛的私处,狠狠的塞了进去。「阿阿阿阿阿阿...阿阿...」小晴大声呻吟着,分不出来是因为痛还是舒服。小晴的阴道一开一合似的,吞噬了男人巨大的阴茎,紧紧包附着吸了进去。淫水又溅了出来,粗大的阳具让小晴得到了第二次的高潮...

男人开始摆动他的臀部,我看着那根黑色的廿五公分长的阴茎插进了我女友的阴户中,在插进的同时,小晴的穴内冒出了许多淫水和白色的泡沫。她开始全身摇动,发出呻吟,男人越插越深,小晴第三次得到了高潮,之后小晴有时呼吸沉重,有时抽噎,呢喃梦呓着。

男人更加快了开始抽插,不久他弯下身来,吻着小晴的乳房,一路吻向小晴的嘴,小晴让男人将舌头伸入她的口中,也将自己的舌头伸入男人的口中,在长吻结束后,她呻吟道「求求你,射在里面,射在里面吧...」

男人冷哼一声,没有说话,又抽插了一阵后,他将小晴翻过身来,让她趴着,抬高臀部,从后面又深深的插了进去。小晴一阵哀号,双手撑不住的让上半身软倒在床上。

我女友雪白的臀部被那男人抓出了一道道血痕,淫水流满了床单,呻吟声响亮的迴荡在房里,啪啪啪的碰撞声,暗黄色的灯光,一副淫糜的画面赤裸裸的在我眼前上眼,是我最爱的女友,和一个我从没见过的男人。

男人把右手绕到前面,搓弄着她的阴核,左手拉住小晴的双手,巨大的阳具一刻也不停的猛力抽插着,每一下的力道都让小晴全身颤动。

渐渐的,男人发出了呻吟声,抽送的速度越来越快,小晴早已像昏厥般的瘫软着,男人双手紧紧托拉住小晴的臀部,用插用用力,每一下都顶到最深处。猛然一阵颤抖抽搐,男人的腰用力往前挺去,阳具深深停在小晴湿热温暖的阴道里。

他射精了。他停了有快一分钟那幺久,才缓缓的将阴茎抽出,我的天,还是直挺挺的,上面沾满了白色的液体。我的视线停在小晴的下体,浓绸的乳白色液体从她阴道里满溢流出...

男人将小晴转过身来,将阳具一口塞进她的嘴里,强迫着她吸吮舔噬。我再也看不下去,摇摇晃晃转身要离开窗边。一回头,和个身体撞了个满怀。

我大吃一惊,是什幺人在我身后这幺久我却没有一点感觉。连忙定神一看,一个女孩,只穿着一件小不不能再小的红色丁字裤,上身一丝不挂。还来不及细看是谁,一双湿热的嘴唇已经将我的嘴巴封住,一只柔软的手一把握住我硬到不行了的下体。

拉着我的皮带,那女孩把我拖出阳台,走进小紫的房间。我这才发觉她就是小晴的室友小紫。一个身材火辣的骨感女孩,跟小晴那种可爱肉感是完全不同型的女生。亚麻绿的长髮、漂亮的锁骨,小腹没有一点多余的肉,内裤下,阴阜明显的隆起。胸部比小晴小了一个罩杯,只有36D,却也是相当傲人。

我脸上还泛着泪水,她却已不知何时解开我的裤子,小嘴一口含上了我的阴茎,比起那男人,我17公分的家伙根本就是支牙籤。我脑力浮现着我的女友淫秽的跟别的男人肉体厮磨交合,身体却被压着,另一个身体灵巧的坐上了我的下体,发出一声讚歎,一瞬间,一阵湿热包裹了我的下体。